小薇。小薇。

 

我獨自在一整片花海之中跑跑跳跳。在一整片開著細細小小的各種顏色的菊花田裡跑跑跳跳。身旁還有許許多多的蝴蝶蜻蜓飛舞著。

 

小薇。小薇。媽媽的呼喚聲輕輕柔柔的隨著風飄到了我的耳朵,好像天空的雲那樣軟綿綿的,雖然不清楚,卻感覺很舒服。

 

小薇。小薇。

 

媽媽的呼喊好像一直不斷,也越來越清晰了。我同時感到自己的身體在晃動。我在跳舞呢。媽媽。我在這裡呢。媽媽。

 

小薇。小薇。小薇。小薇。我微微張開眼睛,看到媽媽的臉幾乎碰到我的鼻子,這才醒了過來。原來我在作夢。

 

小薇。妳該起來了。原來不是夢。我又跟媽媽在一起了。

我喜歡回到外婆家。

 

 

 

昨天晚上,我自己一個人搭火車又撘客運,終於回到外婆家。

 

那時候天好黑啊。我下車走在一條空無一人又非常黑暗的荒涼的街道上,不自覺的縮起脖子,打從心裡害怕起來。我加快了腳步往外婆家的方向走去。

 

外婆家的電燈都熄了,大家都睡了。

 

我推開低矮的竹籬笆走了進去,用力的不停的拍打著木板門。

 

誰啊。是媽媽的聲音。燈火也亮了。

 

我還是用力的拍打著木板門。媽媽終於開了門。看到我站在她面前,啊了一聲。怎麼是妳。妳怎麼來了。妳自己來的嗎。趕快進來。趕快進來。

 

外婆、舅舅、舅媽、表弟,都醒過來了。大家都帶著驚訝的臉色圍著我看。七嘴八舌的說個不停。我卻聽不懂她們的話。大概也不外乎怎麼是妳。妳怎麼來了。妳自己來的嗎。這類的話吧。

 

最後大家安靜下來看我比手畫腳,又聽媽媽的解釋,每個人還是帶著驚訝的表情,似乎不敢相信一個十歳的啞巴女孩能夠獨自搭火車和客運車從遙遠的南方沒有失誤的出現在她們眼前。200912172134

 

 

媽媽把我叫醒過來。好久沒睡在媽媽身旁了,昨晚我睡得真甜,還做了美夢。媽媽要和舅舅、舅媽一起去田裡工作,叫我吃完早餐不要亂跑,要聽外婆的話,和表弟一起玩。原來都已經快要七點了。

 

我洗了臉走出屋子,幾隻公雞、母雞帶著一群小雞立刻圍了過來,一點都不怕我,好像要我餵牠們吃東西;我又走出籬笆外面,外婆和幾個鄰居媽媽正好圍著一輛三輪車嘰嘰雜雜的說個不停。原來那是一輛醬菜車,每天早上都會來到外婆家門口。我小時候就喜歡這輛醬菜車,每次外婆都會抱著我挑選我喜歡吃的醬菜,小小三輪車上面,有一個木板箱隔著許多方格,裡面擺滿用玻璃瓶或陶甕醃漬的各式各樣的醬菜,有醬瓜、豆腐乳、麵筋、花生、紅豆、黃蘿蔔以及很多我說不出名的醬菜。我就喜歡花生、麵筋、黃蘿蔔,每次也都會點這幾樣,這就讓我稀飯多吃了一碗。

 

表弟早就吃飽飯在庭院裡和隔壁的小孩玩耍了,看到我走過來,很高興的向我揮手。並且對其他兩個小朋友說了一句話,我知道,他一定在警告他們不能叫我“啞巴仔”。表弟以前就曾經為了別的小孩叫我啞巴仔而與人打架。

 

我加入他們捉迷藏的遊戲,太陽漸漸大了起來,我們玩了一下子我就不想玩了。我心裏想著媽媽。好久沒有和媽媽在一起了,媽媽卻一大早就去田裡工作,於是,我要表弟帶我去找媽媽。

 

表弟小我一歲,雖然和我之間無法有很好的溝通,但是每次看到我總是會慌亂的比手畫腳讓我知道他的意思,所以,我喜歡和他在一起。

 

前幾年回來外婆家時,表弟也曾經帶我到田裡抓蟋蟀,那要走一段很遠的路,一條小土石路。我已經不記得該如何走,所以只好跟著表弟後面

 

表弟走得很快,忽然間轉進一條長滿雜草的小路,沒多久,大太陽底下,出現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片花海,一整片開著細細小小的各種顏色的花朵的花海。表弟得意的回頭看我,好像知道我一定喜歡這幅景像。我感激的對他大叫。立刻衝進眼前這一片花田裡面。太美了!各式各樣的花、大大小小的花、各種顏色的花。我好像在作夢一般。我的身邊還有許多蝴蝶、蜻蜓、蜜蜂飛舞著。就像我的夢一樣。

 

這時,有一隻黑色又有紅黃花紋的蝴蝶在我身邊飛來飛去。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蝴蝶,而且大概有我兩個手掌這麼大。牠好像在為我帶路,幫我找到很多美麗的花。我就這樣一直跟著大蝴蝶在花田裡繞來繞去,真是太高興了。表弟卻跑來叫我,要我繼續前進。大蝴蝶就這樣不見了。200912190035

 

我又跟著表弟走出花田,爬上一條隆起的土堆路,上面鋪著鐵軌。這是從朴子到嘉義的小火車行走的鐵道。我曾經和媽媽搭過,開得比昨天的火車還慢,但是沿路的風景也是很美。聽媽媽說,許多甘蔗也靠這鐵路運送。我們就沿著鐵軌走著。

 

兩條鐵軌舖在枕木上,底下又舖著大大小小的石頭,表弟一路走在前頭,偶而會回頭看看我,並且對著我比東比西,告訴我路旁新奇的景物。我卻感到走起來困難重重,一方面又東看西看,所以我走得很慢。只覺得太陽越來越大,也越來越熱。

 

我們轉過一個彎,表弟停下來了,忽然間,我看到隆起的土堆斷掉了!我嚇了一大跳,靠近一看,原來是一段不像是橋的橋在前面,只見下面流著一條小溪,兩條鐵軌之下有枕木,枕木之下卻只有空空洞洞的鐵架,所以可以直接看到鐵軌底下的小溪流動著的水。表弟說過了這個鐵橋就到媽媽耕作的田地了,我很害怕,不敢走過去,表弟在旁邊一直鼓勵我,我還是不敢嘗試。

 

表弟只好很快的走了過去又走回來,對我表示其實很容易,我還是很懷疑,但是看他的動作好像並不困難,所以就答應他走走看。

 

我踩著枕木走了第一步之後立刻後悔了。因為,看到鐵軌底下深處的流水,腳就不聽指揮的軟了起來,表弟只好拉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的走著。我還是走的很慢。還是很害怕。

 

走了一半,表弟突然放開我的手,自己走了過去,並且到了那邊大聲的叫著我的名字,要我勇敢,要我加油。我又勉強走了幾步,忽然聽到一陣熟悉的聲音。小薇。小薇。啊。是媽媽的聲音。媽媽在哪裡啊?我抬頭望到右邊不遠的地方,果然有三個人在對我揮手,是媽媽、舅舅和舅媽吧。我好高興,也跟她們揮著手。

 

我看到她們更用力的對我揮手,表弟在那頭也很用力的對我揮手,並且對我大吼大叫,一隻手一直指著我,還跳了起來。我不知道表弟為什麼這麼高興,還剩下幾步就過去了。我感覺到腳底下的枕木有越來越大的震動,又好像有人很大聲的呼叫著我的名字。ㄨ~~薇~~。ㄨ~~薇~~。這時,我看到天上下來一個陰影,陽光照射到我的眼睛,啊!剛剛那隻美麗的大蝴蝶對著我飛了過來

 

媽媽、舅舅、舅媽和表弟依然不停的對我揮手,一邊向我跑過來,還一邊大叫。我卻看著那隻大蝴蝶。蝴蝶蝴蝶,妳不要再飛走了。蝴蝶到了我眼前馬上飛向前去,我一急,三步做兩步的跟著大蝴蝶飛了過去,這時表弟抓住我滾下長滿雜草的的斜坡。

 

「啊──!」我聽到我的喉嚨叫出了一聲又長又高的聲音。  

 

就在這個時候,一列火車ㄨ~~的一聲從土堤上很快的飛跑過去。媽媽、舅和舅媽也同時趕到我和表弟滾下來的地方。

 

媽媽將我緊緊地抱住。

 

我又看到大蝴蝶飛向太陽。

 

 

我真的很喜歡來到外婆家。200912192220

 

 

 延伸閱讀

 

 

 

 

 P1100535.JPG

 

 

 

 

智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P1130121  

 

 

我趁著第四節下課大家準備吃便當的時候,提了書包偷偷的從學校一個側門溜出來。

 

這幾天,我開始不能安定的坐在教室裡面耐心的注視每位老師在講台上的比畫。

 

我想,也許我該去找母親。這是一件大事,對我這麼一個十歳的女孩子來說,實在夠我計畫好幾天了。

 

今天,我認為可以行動了。第一節課時我下定決心,頓時我的心神便跑掉了。一位男老師正熱烈的比畫一個故事給我們看,我卻不能好好坐在椅子上,因此惹他生氣,罰我站在教室後面。我倒無所謂,反而讓我覺得非走不可。

 

郊區的街道冷冷清清,偶而一輛腳踏車經過身邊。我害怕老師派人來抓我回去,因此加快腳步,不敢回頭的往家裏跑。

 

大門如我的預料鎖住了,我拿出口袋裏的鑰匙開門進入家裏。

 

父親不在。我已經幾天沒見到他了。我並不惦念他。我習慣只有一個人在家的日子。他不在家才不會動不動拿我岀氣。而且他回不回家也不會告訴我。只是在我的抽屜裏放個幾百元算是我獨自生存的依靠。也算盡了他的義務。便不再理我了。等到我錢即將花光或者他突然回來又會無聲無息的增添一些。我如果亂花以致於接濟不上那是我活該。我想。有一天我因為沒錢而淪為乞丐或甚至餓死他也不會在意的。

 

我趕緊脫掉身上這套足以讓人發現我身體缺陷的制服,換上平日的穿著。打開抽屜,裡面果然有五百元,父親今早回來過了。我將錢分成兩份放入上衣和褲子的口袋,鎖上門,走了出去。

 

城鎮古老的火車站裡面,南來北往的人倒不少,我穿梭在人群之中顯得非常渺小。

 

我走到北上購票的行列,馬上人們就靠過來幾乎將我擠出隊伍,而前頭還有幾個試圖插隊的旅客,使這個世界看起來非常凌亂。好在我自己的天地是寂靜的,否則我將能忍受這些煩擾嗎?

 

這時,我想起等一下會面對的困境,我拿出事先寫好「水上半票一張」的紙條捏在手上。每次我總會遇上旁邊的人帶著驚訝且有點不屑的表情,並且嘴巴還蠕動的順口說出:「原來是個啞巴女孩!」所以,我在家裏刻意脫掉「啟聰學校」的制服其實作用不大。

 

但我已經習慣了這個眼光,也學會以眼不見為淨的心情泰然處之。

 

媽媽說,我出生的時候非常活潑可愛,到了三歲竟然還不會說話,爸爸一慌才帶我看醫生,檢查的結果竟然是不能講話的啞巴。

 

爸媽都受到非常大的打擊,也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所以,幾年的時間一直帶著我南北奔跑,只要探聽到有名醫或偏方,花再多的錢也讓我接受治療。無奈一再的失望,我還是連一點聲音也說不出來。

 

漸漸,爸爸變得不耐煩起來,開始責怪媽媽,兩人也開始吵架,而且越來越兇。

 

媽媽說,爸爸本來很愛她,為了我而吵架讓她很傷心,最後終於與爸爸離婚。

 

我搭上火車,站在兩列車廂之間的空間,車門並沒有關,兩邊都有人抓著把手站立,並且將身體往外晃動。兩股強勁的風夾擊著我的身子吹來,讓我搖搖晃晃無法站穩。有人經過,勸我不要站在這個地方,但是我不理。

 

媽媽曾幾次帶我撘過火車回外婆家(剛開始爸爸也都有同行),我喜歡感受火車的震動,也喜歡靠著窗看著飛馳過去的景色,媽媽在一旁讓我覺得非常快樂,我每次都數著經過的車站,還記得車站的名稱。

 

在我無聲的世界裡,外面的景色反而讓我看得很清楚。雖然天色漸漸暗起來,我還是知道現在到了哪一站,還有幾站就要下車。

 

我和媽媽都是在「水上」下車,走到街上改搭客運車前往外婆家,我小時後就曾在外婆家度過一段美好的日子,有太多回憶了。

 

我一個人就這樣晃動的站著,不管其他乘客的眼光。天色真的暗了,我看看手錶,快八點了,水上終於到了。

 

我將車票交給收票員,走出簡單的車站,街道黯淡無光,沒有人走動,我獨自走過大馬路,在路口轉角的車牌停下,等待客運車的到來。

 

媽媽每次帶著我在這裡等車,我已經知道怎麼搭客運車,到站又該如何走回外婆家

 

客運車一個鐘頭才一班,車牌旁沒有其他人,我望著大馬路稀疏的貨運車的車燈閃爍的照過來照過去,只偶而有車子轉過來開往外婆家的鄉間小路

 

我幾乎整個人罩在黑暗之中,直直的站在那裡,心裡想著馬上就可以見到媽媽,感到快樂了起來。

 

這時,前面路旁邊一戶人家的木板門突然打開,黑暗中我看到一個人影搖動著走了出來。

 

在我注視著黑影的時候。

 

客運車從大馬路轉了過來。

 

我趕緊走上前去對著車子揮揮手。

 

客運車超過我站的地方好幾公尺停下來。

 

我追了上去。跳上車。

 

車掌小姐問我到哪裡。

 

我驚覺竟然忘了準備字條正為隨後一定要比手畫腳一番的慌亂感到不安的時候客運車前面微弱的燈光照到漆黑的鄉間小路它的餘光閃過路旁剛打開的大門邊我看到剛剛的人影就在車燈閃過之時往黑暗中倒了下去。

 

在微弱的燈光帶領下,客運車有些匆忙的向黑霧茫茫的鄉間小路開了過去......

                                                                                           

 

 

 

智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你不是一個傀儡,你的線不是操在別人的手中,你是一個完全自由的個人.

如果你決定要停留在幻像裏,你可能會在那裏停留很多很多世;如果你決定走出它,只要一個片刻的決定就夠了.

在當下這個片刻你就可以脫離所有的幻象.

               ------奧修

 

22539985_1857230780973788_5912358574840870453_n  

 

今天是這張"保持歸於自己的中心"占卜卡.

 

上面那段文字讓我有所警覺.

確實,我最近太受到別人的牽動,心情不只諸多怨懟,還起伏難平.

 

還好遇到兩位好友,一位勸我不必理會外人的對待和眼光,走自己要走的路,發自己要寫的文.

一位更勸我應該收心修行.她看出我退道太遠又太久,苦口婆心提醒我應該有所轉變.

兩人的勸說都和今天抽到的這張卡相呼應.

 

我要謝謝兩位好友!

讓我又找回自己要走的路,不再迷失.

 

 

 

 

 

智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